德拉-瓦莱:‘有时候我的情绪让我成为最好的自己’

德拉-瓦莱:‘有时候我的情绪让我成为最好的自己’

德拉-瓦莱是奥林匹亚米兰阵中一名值得关注的球员。25岁的他是欧篮联的信任,但并不是这项运动的信任。他的父亲是意大利国家队球员,德拉-瓦莱从很小的时候就接触到篮球,但是之后的轨迹发展与大多数名人不一样。德拉-瓦莱去到任何地方,都由于独特发型,三分球能力以及热情被当地球迷喜爱。上赛季入选欧洲杯一阵之后,他接到了米兰的邀请,并且接受了这份挑战。

德拉-瓦莱并不是一出生就热爱上篮球,和大多数意大利小孩子一样,他一开始选择了踢足球。当需要做决定的时候,篮球成为了显然的选择,这是因为他父亲的影响。

“我认为他看我的方式不一样,并且他尝试强调这一点。”

他的父亲是意大利80年代到90年代初期最好的后位之一,大多数职业生涯在都灵和罗马度过。入选过意大利国家队。尽管他的技术能力和强硬态度被尊敬,但是他从来没有达到过欧洲最顶尖的水平。然而,他的背景帮助他的儿子到达了这里。

“我从来没有真正看过他打比赛,因为他32岁就退役了,这太早了,”瓦莱回忆到,“但是在那之后,我有机会看他在很小的联赛里打球,在那里他只是和他的朋友们享受篮球的乐趣。”

他的父亲教他打球,在他们一起为球队准备比赛以及在家里后院打单挑的那些岁月里,他的父亲塑造了他的比赛模式。

“他和我讲话的方式,即使是不以教练的身份,他也尝试告诉我一些不同的视角去看待篮球,”瓦莱说到。“我并不只是一名控卫。我也并不只是射手或者得分手。我认为他看到了一些不同的地方,并且总是强调这一点。”

瓦莱顺利成为意大利最好的年轻球员。当他14岁的时候,他去到了更大的俱乐部,离他的家坐车需要2个小时。他和其他队员一起住在俱乐部宿舍,他开始专注于学业和篮球。一个赛季后,一家意大利第二级别联赛的球队邀请瓦莱去试训。

瓦莱在13岁生日的时候和他的母亲一起去迈阿密旅行。而他的父亲在打球的时候和鲍勃-麦卡杜成为了朋友,麦卡杜是时任迈阿密热火的助理教练,他的父亲联系了麦卡杜,麦卡杜带瓦莱去看了一场NBA的比赛,这是一次值得回忆的经历。

“那是2006年,那一年他们赢得了NBA总冠军,”瓦莱解释道。“对我来说太不可思议了,对于一个小孩来说是完全不同的世界,就像魔术。在他篮球生涯中,他之后也很多次的来到美国。我大概每年都会往返一次,”他说到。“有一年我在佛罗里达花了两周和教练戴维-索普一起训练,之后他把我带去印第安纳大学。我马上就爱上了那座校园,我当时决定我必须要去美国的大学。”

瓦莱在2011年帮助意大利闯入了18岁以下欧锦赛的半决赛,并且得到了拉斯维加斯训练营的邀请。“我之前就看到很多小孩去了那里,有很多外国人。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项目,因此我决定去。”他说到。

尽管他们支持他要去的决定,但是想要单独旅行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他当时只有18岁,和母亲在几场泪别。瓦莱完全不了解将要面临的环境,并且他只会很简单的英语,但是客服这些困难证明很容易。

瓦莱说他调整的很快,并且很快就能说英语了。“很简单,因为这里没人说意大利语。在我的房间,我们有5个舍友,大家全说英语,所以学起来很快。”

在球场上,他发现很艰难,但是却能得到进步。“水平很高。那里有很多人想要去NBA。我和安东尼-贝纳特,威廉姆斯-戈斯以及克里斯丁-伍德一起训练。水平非常非常搞。规则不同,但终究,都是篮球。”

事实上,德拉-瓦莱的名字现在还在训练营中展示:“我投中了一些球,打破了科里-乔瑟夫的最多三分球命中的记录,这些还在墙上展示。感觉非常酷。”

他在拉斯维加斯的一年非常值得纪念,并且结识了很多有益。他和威廉姆斯-戈斯经常保持联系,后者现在为奥林匹亚科斯效力。

“感觉真的非常好。你和这些球员一起成长,最后和他们成为对手,你看到他们成功,以及自己取得成功,”他说到。

尽管在赌城生活了一年,德拉-瓦莱却说球员们远离了任何麻烦。“事实上,拉斯维加斯远没有听上去有趣,如果你不到21岁,你几乎什么都不能做,”瓦莱解释到。“但是看看维加斯的脱衣舞俱乐部,灯光以及赌场,让人感觉不真实。”

“我选择了俄亥俄州立大学,因为那是对我来说最难的学校。因为我是不同的球员。而BIG10是一个竞争非常大的联赛,”瓦莱遗憾的说到。“我认为我在那两年里学到了很多,如果再来一遍,我仍然会做出同样的决定。因为在那里,除了篮球,你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被分散注意力。”

瓦莱在学校呆了两年,他学的专业是市场营销。在那里,他留下了一些好的比赛,并且参与竞选了大学学生政府的主席。

“我们球队的学生经理想要参选学生政府组织,他们认为我可以参选,因为球迷们最喜欢我,”瓦莱说到。“在学校,很多人爱我,但是老实讲,我并不知道我在做什么。”

“我认为我第二年做得更好,之后我决定回来。”

“很多人选了我,其他参选人不高兴了因为我拿走了他们的选票,”瓦莱回忆到。试试上,根据ESPN报到的选举故事,瓦莱拿到了479张选票排到第五。“非常有趣。”

瓦莱在大学的友谊也保持到了今天。在那里,他和德尚-肖恩是队友,后者正为帕纳辛纳科斯效力。很多美国球员在来欧洲打球之前都会和他联系。

“有些球员问我这里怎么样,”瓦莱说到。“我认为德尚在第一次来这里之前问过我。他只是问我这里怎么样,有什么可以期待的,这里的生活怎么样。非常不同,因此问这些是理所应当的。”

“我开始想,我这是否做了正确的决定?但是每一年我都在进步。”

他在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第二年之后,瓦莱接到了来自雷吉奥的邀请,并且飞回了意大利,再次接受新的挑战。

“非常困难,尤其是转变非常困难,”他说到。“我认为回来比赛会非常容易,但是我刚回来的时候还不能比赛。我开始想我是否做了正确的决定,但是每一年我都在变得更好。”

瓦莱在雷吉奥度过了4个多赛季,帮助球队背靠背闯入意大利联赛决赛,并且在2018年进入了欧洲杯的半决赛,期间他承担的责任越来越多。在这期间,他的个人标志(瓦莱生气的面孔)诞生了。

“那是对圣西里的决赛的时候,”瓦莱解释到。“我之前,特别是在我生涯早起,非常情绪化。有时候我的情绪让我成为最好的自己。现在我能更多的控制,这也是球迷喜欢我的原因之一。”

“我认为是要到改变的时候了,”他说到。“我这个发型留了25年,为什么不呢?我可以改变,感觉会不一样。这样会更舒服,我洗个澡只需要2分钟就可以准备好!”

当然,转会到米兰并不只是发型和队服的改变那么简单,瓦莱正在打欧篮联的比赛,并且非常高兴能有这个机会。

“欧篮联和以前不一样了。只有16支球队,而成为其中想要去的成功的球队非常重要。”瓦莱说到。“我总是梦想打欧篮联,这意味着欧洲最顶尖的联赛,这对我很好。球队中我要努力争取上场时间,因此当我出场的时候我总是给出自己最好的表现。”

德拉-瓦莱是米兰后场双星麦克-詹姆斯和内马尼亚-内多维奇的替补。尽管他们是瓦莱出场时间的阻碍,但是能和他们一起打球让他成长很多。

“我不能为此感到焦虑。我只是担心能否赢的比赛以及帮助到球队。”

“从他们身上学习是很好的,”瓦莱说到。“他们不一样。麦克的打法更有侵略性。内多维奇则是更多的平衡比赛。因此我能学到不一样的东西。”

“赛季很长,教练总是叫我做好准备,我的机会会到来。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转变。我不担心自己,我只是担心能否赢的比赛以及帮助到球队。”

5轮比赛后,米兰现在的战绩是4胜1负,和其他三支上赛季的最终四强球队排在积分榜前四名。本周米兰将要接受中央陆军的考验。

“我非常兴奋能和中央陆军比赛,和丹尼尔-哈克特对位,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,”瓦莱说到。“他总是告诉我,有一天你会站在欧篮联的赛场,相信我。我已从美国回来,他就告诉我这些。”

哈克特是对的。德拉-瓦莱的路线可能不一样,但是他终究达到了他父亲15年前的期望,站上了欧篮联的赛场,并且决定留下自己的影响。

您可能喜欢

旅程,五个故事:第一集

旅程,五个故事:第一集

为了让粉丝和他们崇拜的球星有更加紧密的联系,欧篮联宣布旅程的发布,直到赛季结束,...
米兰的德拉-瓦莱缺席4到6周

米兰的德拉-瓦莱缺席4到6周

奥林匹亚米兰周四宣布,球队的射手德拉-瓦莱由于左手手指伤势将缺席接下来4到6周的...
梦幻联赛:被另一个经理拯救

梦幻联赛:被另一个经理拯救

是时候来看看我的球队表现,以及我即将完成的三个交易之后球队是个什么阵容。我必须说...
专家圆桌派:第7轮

专家圆桌派:第7轮

欢迎回到专家圆桌派,我们问了一些专家几个问题,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看法。本周的专家...